3月13日召開的全國人大中外記者招待會上,李克強總理暢談近來我國周邊外交。他特別提到去年6月訪問越南時,走訪民間,受到當地百姓的歡迎,河內店主尤其表達了要同我國和平友好的意願。
  據報道,李克強在訪越期間,與越方就海上共同開發、陸上合作、金融合作達成三頭併進的原則共識。越方曾透露,不能讓李總理空手而歸,一定要達成雙方合作,並積極促成李總理訪問成功。可見,希望中越友好合作,是兩國政府和人民的共同願望。今年以來,李總理還表示將推進中越在南海更大範圍共同開發,為兩國長遠協作指出了方向。這種模式,對我國與其他海上鄰國的資源開發合作具有示範意義。
  去年我國升級周邊外交,積極主動,進行了全方位的開拓。我國曾提出建設兩條絲綢之路的倡議,配以具體的開發措施,一俟東南亞、中亞與俄羅斯給予實質性回應,就將有力推進我國東南海疆與西北邊陲和周邊國家的互聯互通,並將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海上絲綢之路沿途各經濟體更為緊密地結合起來。這對發揮中國的地區性經濟凝聚作用,將我國的經濟發展成果輻射到海陸周邊,對發展和穩定我國周邊無疑具有重大的戰略價值。
  在安全領域,我國也在積極創新,為維護國家安全、促進與周邊地區的共同安全提出新思路,新方法。去年10月,我國與印度達成《邊界防務合作協議》,在中印雙方對邊界實際控制線尚未完全達成共識的情況下,同意各自的邊境部隊在執行公務時互不尾隨,從而使實控線地區的安全與信任更具保障。朝鮮去年不顧我國與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繼續進行核試驗。對這種行為,該批評的就公開批評,該製裁的就予以製裁,我國的作為得到了世界尊重。
  對伊朗核問題和敘利亞化武問題,我國不僅反對伊敘發展和擁有這些武器或能力,在多邊機制下還對其予以製裁或制約,而且反對以武力手段來解決這些問題,同時就和平解決提供自己的方案和能力。儘管這些國家不屬我國的直接周邊,但這些問題仍是亞洲範圍的重大安全隱患,而且世界也更多期待中國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中貢獻自己的創意與能力。
  我國曆來扎實推進周邊外交,去年習總書記還在中央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上提出了“親誠惠容”和“正確義利觀”等外交理念,但中國周邊還不十分太平。在涉及歷史與主權問題上,日本與菲律賓等少數國家的政府還不斷散髮有違事實與公理的言行,挑戰我國國權與區域穩定。顯然,我國的周邊外交還要居安思危,我國的國防發展更不能刀槍入庫,馬放南山。
  (沈丁立,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教授,海外網專欄作者)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rowing

uyugs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